.
[極品家丁-穿越者]      
大年初三清晨,馬車收拾好東西,到了啟程的時候。  別離之情的感染,林晚榮和巧巧緊緊擁抱在一起,巧巧泣不成聲,林三連忙輕拍她肩膀安慰,說只是分別一段日子,很快就可以在京城見面。  另一邊蕭家母女三人也抱在一起,母女三人的胸部緊緊壓在一起,很是旖旎。林晚榮別過頭看到時,眼睛發光,這是在激情「鬥奶」。太刺激了,林晚榮不禁在意淫著。  他那色瞇瞇的眼光被蕭夫人發現了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  三人上了車來,馬鞭一甩。馬車便緩緩啟動。直朝長街奔去。  「玉若……玉霜」「大哥……」還沒走出幾步,便聽身後地蕭夫人和巧巧地輕喚,他們三人急忙轉過頭去。  蕭夫人美眸閃亮,巧巧眼角帶淚。正在朝他們用力揮手,珠淚無聲無息,滑落那如玉地面頰。  看到馬車遠去,巧巧忽然放聲大哭了起來,最後哭暈在蕭夫人地懷中。  林晚榮、大小姐和二小姐三人一起進入車廂。  林晚榮一進車中,便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,林晚榮鼻子特靈,聞了一下便知道這是玫瑰香水,看來這大小姐卻是喜歡這一口啊。  這車廂地方寬敞,除一個臥褐一張小桌之外,餘下也身為寬敞。  二小姐初次遠行,很興奮,嘰嘰喳喳地拉著他們兩個說個不停,  林晚榮沒有辦法,只好給二小姐講故事,講完故事後,哄玉霜休息。  入夜後,三人在秀榻之上,蕭玉若在一側,二小姐在中間,林晚榮在另一側。  三人蓋上被子,大小姐和二小姐相擁在一起,姐妹兩在說悄悄話。林晚榮在一邊無聊地躺著,本想和二小姐來個親密接觸,按摩一番。可惜被大小姐防住,不讓玉霜靠近他。  林晚榮無奈朝大小姐擠眉弄眼,大小姐惡狠狠地盯著他,滿是警告的意味。  不知多久後,林晚榮睡著,二小姐也在大小姐懷裡睡著。唯有蕭玉若,手中還摸著防身小刀,一夜在警惕,防賊一般防著林晚榮,怕他對二小姐做壞。  就在緊張警惕中,蕭玉若也不知什麼時候慢慢入睡。  第二天,蕭玉若醒來,發現二小姐還在懷中睡,而旁邊地林晚榮已經不在,不知什麼時候起來。大小姐檢查了一下自己,發現衣服沒有淩亂。這才大大鬆了一口氣,就怕他偷偷使壞。  一連幾天都是差不多如此,大小姐才慢慢放鬆下來,心道:「這個林三,不使壞時,還沒有那麼討厭。 」  後面幾天遂放鬆,和他們又說有笑,恢復了往日的神情。  林晚榮有空時就給他們講講故事,不僅二小姐愛聽故事,大小姐也在一邊聽著津津有味。  蕭玉霜聽得入迷,不肯休息。林晚榮打了她一下屁股,說:「聽話,休息了。明天再講故事。 」  二小姐向姐姐告狀道:「姐姐,林三壞,他欺負我,打人家屁股。姐姐你要管管他。 」  蕭玉若聽到打屁股,想起自己以前也被他打過,轉念間,滿臉通紅,彷彿臀部傳來火熱的感覺。嗔怒道:「林三,你又欺負玉霜了。我就死給你看,我就告訴娘親去。 」  好無力地威脅啊,林晚榮壞壞看著大小姐,還在不停地眨眼。  大小姐一陣氣苦,這個討厭的人,越來越無法無天。  這天夜裡,三人慢慢睡著了。  半夜時,林晚榮醒來,覺得這幾天太乏味,決定和二小姐來個緊密接觸,便偷偷摸上二小姐。  在二小姐的後背上輕輕撫摸,二小姐被弄醒後,害羞地抱怨道:「壞人,你想做什麼,把人家弄醒了。別摸了,好癢。 」  林晚榮輕輕地把蕭玉霜抱轉過來,擁抱在懷裡:「二小姐,別怕。我們好久沒有這樣抱抱了。二小姐,你身子很軟啊,也很香啊。我喜歡。 」  二小姐又羞又喜,緊緊地縮在林晚榮的懷中,熟悉的感覺又湧上心頭:「你可別亂來啊,姐姐還在旁邊啊。 」  林晚榮一臉壞笑:「我不會亂來的,我就幫你按摩一下,促進你的發育。再說你姐姐早已經睡著了。 」  二小姐感覺到林三的怪手不老實地在自己柔嫩的胸前,摸上那粉嫩的鴿乳,瞬間酥麻地感覺傳遍全身。  一時間,二小姐心裡又羞又喜,好不緊張,怕被姐姐發現兩人在做這樣的羞人事。  兩人臉兒相對,鼻息可聞,那蕭玉霜此刻也睜開了美目,黑暗之中,聞到壞人熟悉的氣息,又是迷醉。  林晚榮鼻息間瞬時能嗅到二小姐髮絲散發出的陣陣幽香,香氣誘人。  林晚榮側轉身體,摸了摸蕭玉霜柔順的秀發,指尖落在兩片櫻唇上,溫柔地來回撥弄。二小姐嚶嚀一聲,不自覺閉上雙眼,遲疑片刻,在指尖上吻了吻。林晚榮輕緩地挑逗那小小的唇,蕭玉霜嬌軀微微顫抖,生澀地吮吻著,發出了「嗯嗯」的聲息。  看著蕭玉霜認真地回應,林晚榮也不能只單純引逗,於是撤開手指,吻了上去,品味香唇柔舌。一吻之下,二小姐已是心弦大亂,忘我地回吻。  林晚榮緊緊抱住蕭玉霜那柔嫩的肉體上,張開嘴,吻著她那發燙的紅唇。二小姐還是很矜持,很小心,怕驚醒旁邊地姐姐,她雙手輕輕地擁抱住了林晚榮,全身起了一陣顫抖,也把舌頭伸入了他的嘴裡,彼此相互地吸吮。  林晚榮將二小姐的丁香小舌吸出來,含在嘴裡慢慢品嚐,伸出左手在她身上上下遊移。只片刻間,蕭玉霜被他吻得神智大亂,在他的一雙魔手作怪中喘息、顫抖、昏眩。  他撫起了蕭玉霜的香肩,隔著薄薄絲質衣服,她的身子依然是那麼的溫熱,並讓林晚榮聞到了她那醉人的處子的體香。  蕭玉霜雙目緊閉,興奮地喘著氣,任由林三揉動她的小巧迷人乳房,手掌更按在林晚榮手背上,失神地輕吟道∶「啊……壞人……好癢……」  隨著兩粒櫻桃般的淡紅色乳珠慢慢挺立,蕭玉霜感受到的刺激也一波比一波高,馬車中充滿了不勝嬌羞輕輕的鳴泣聲。  二小姐雙頰緋紅,忍著胸部傳來一陣陣趐麻的感覺,嬌小的身軀不停的扭動,似乎想藉此誘惑林晚榮對她胸部的輕薄。林晚榮的情慾卻因此更加高漲,更加用力地搓揉她的椒乳,還不時以指縫去捏夾她那敏感的胸前雙乳乳肉,甚至直接用手指捏她粉嫩的乳蒂。這讓玉霜舒服著發出陣陣低吟,甚是銷魂。  卻不知蕭玉若被玉霜的呻吟驚醒,她伸手往身邊一摸,發現玉霜不在身邊,側頭一看,看到黑暗中兩人擁抱在一起。  大小姐一陣氣惱,這個死林三,果然本性難移,老實了幾天,又開始對玉霜使壞了。不行,我要阻止他們。  這邊林晚榮和二小姐兩人還沈浸在摸摸捏捏中,氣氛旖旎。  忽然聽到大小姐說:「玉霜,你在哪裡?」  二小姐一驚,趕緊掙脫林晚榮的懷抱,轉過身,說道:「姐姐,我在這裡。」說完後,便抱住大小姐。  兩人無比刺激的旖旎被驚破打斷,林晚榮萬分無奈,嘆息不已:「大小姐真是破壞王,終結者。 」  馬車快速奔馳,不知不覺之中,進入到京城,已經是正月十五,元宵節。  恰逢元宵佳節,二小姐又是初次出遠門,此時此刻非常想家。倒在林晚榮懷裡哭泣:「林三,我想家了,我想娘親了。」  林晚榮輕聲安慰道:「這裡就是我們的家,我們永遠在一起。」  經過林晚榮一番拍肩安慰,又講點輕鬆的故事和笑話,才讓玉霜破涕而笑。  二小姐柔聲說道:「林三,我們永遠在一起,還有姐姐也是的。姐姐,你說是不是? 」  蕭玉若偷偷看了林晚榮,臉上有羞意,輕道:「妹妹,我們是一家人,我們不是勾過手指了嗎? 」  蕭玉霜嬌笑著道:「林三,姐姐,我們三人一起再勾勾手指。」  「好啊!」林晚榮毫不猶豫地答應,臉色相當地正經。  大小姐大窘,在二小姐的小手牽引下,和林三手接觸一下,連忙縮回去。  看到大小姐嬌羞的模樣,林晚榮大樂,咧嘴怪笑。惹著大小姐給他白眼。  林晚榮抱著二小姐,倚在一邊車廂的牆壁上,懷裡的二小姐,背對著大小姐。  而林晚榮和大小姐是正對面,正在擠眉弄眼看著大小姐,一副賤兮兮的樣子。  蕭玉若氣苦,伸出右手,握成拳頭,捶打向林晚榮剛剛還在外面的右手。  林晚榮手快,躲過去,反手抓住大小姐的小手,兩人手掌心貼在一起。大小姐一驚,想要掙脫,但林晚榮緊緊抓住不放,只好狠狠地瞪他一眼。  大小姐怕被二小姐發現,就沒有再掙紮。  林晚榮左手抓住玉霜右手,嘴上說道:「二小姐。」  在這裡停頓一下,然後用口型對大小姐說:「大小姐」,接著繼續說:「你是我的親親娘子。 」  二小姐滿心歡喜,在林晚榮的懷中扭來扭去。  蕭玉若渾身一震,滿臉嬌羞,臉如火燒,握住林晚榮的手,輕輕在他手心撓了一下,真是讓人心癢。  在二小姐面前,和大小姐搞搞小動作,那滋味真是銷魂。  林晚榮在二小姐耳邊,卻看著大小姐,肉麻說道:「小娘子,我們現在是掌心對掌心,可就是心心相印。 」  聽到壞人的肉麻情話,二小姐芳心大喜,滿眼情意地看著林三道:「壞人,人家感動死了。以後要天天和我說。 」  柔嫩的嬌軀貼住林晚榮,用稚嫩的鴿乳摩擦他的胸膛,惹著林晚榮下體的龍槍頓時硬漲起來,真是要人命。  大小姐初次聽到這樣銷魂的情話,心裡更是小鹿亂撞,如遭電擊,芳心如暖流通過,全身都輕了,內心如醉,心道:「這個討厭的人,就會這樣哄騙人家,林三,討厭。 」  卻見蕭玉若含羞低頭,那羞意卻如春風裡的蓓蕾,忽然就湧上了面頰,綻放出兩朵燦爛的桃花。玉手在林三手心輕輕滑動,那動作很輕很溫柔。  瞧見大小姐展露出如此迷人的風情,林晚榮大受鼓舞,嘴上更是花花道:「蕭家小娘子,乖乖,你是我的寶貝心肝。二小姐,來親一個。」  說完,在二小姐的小嘴上親了一下,又對蕭玉若做出親嘴的動作,讓大小姐心肝一顫。  「這個討厭的林三,作死啊。」便在林晚榮手上狠狠捏了一把。  忽然之間,馬車顛簸了一下。  林晚榮向著大小姐那邊倒了過來,林晚榮連忙稍稍鬆開二小姐,露出半個身位,壓在大小姐充滿女性體香的身上。  林晚榮能清晰的感覺到蕭玉若那高聳的美胸富有彈性的壓迫感!  被林三壓在身上,感覺到男人的氣息就在面前,內心一陣慌亂,蕭玉若滿臉通紅,連忙叫道:「林三,你起來,壓著我了。」  林晚榮雙手亂摸,摸到大小姐豐滿的胸部,奇怪道:「哦,不好意思,馬車太顛簸了,我不是故意的。咦,這個軟軟的是什麼?哇。這邊還有一個? 」  但就是不願起來,蕭玉若處子敏感雙峰遭到林晚榮怪手襲擊,始料不及,又羞又怒,不斷拍打林晚榮。  過一會兒,馬車又是一陣顛簸,林晚榮又藉機在大小姐的雙峰上亂摸了一把,彈性十足,暗爽,心道,大小姐就是大,手感真好。  「你,給我下去!」車廂里地兩個女子一起叫喊了起來。 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來到京城蕭府分號。  京城中的四合院最有特色,四四方方,兩兩相對,中間植著兩個花壇,簡潔大方,地上鋪了青磚。甚是古樸典雅。  在相當長地一段時間內,這個地方就是自己的家了,林晚榮四處打量一眼,心裡有些感觸。大小姐也有同樣的想法,忍不住看了他一眼。蕭玉霜等到過完十五,便要住到京華學院去,家裡的感覺自然沒有他們二人強烈。  大小姐選了個靠南邊的廂房住下,這叫做坐南觀北。到林晚榮選地時候,他毫不猶豫的挑了北邊的房間,坐北朝南。  見蕭家姐妹面色困頓。林晚榮道:「行了這麼長的路,風塵僕僕,兩位小姐就舒舒服服洗個澡,早些歇著吧。 」  大小姐點點頭,輕嗯一聲,正要回房去。卻覺得有些不對勁,急忙道:「那你做什麼? 」  林晚榮滿面正氣道:「兩位小姐沐浴更衣。我當然是在外圍警戒,以防宵小之徒偷窺。請二位放心,只要有我林三在,任誰也進不來。 」  別人進不來,怕是只有你能進來,大小姐臉色羞紅,有點引狼入室的感覺,瞅他一眼,不敢說話。玉霜眉眼羞澀,輕嗯道:「壞人,我與姐姐一起沐浴,你可不準進來。否則,我就讓娘親罰你。 」  林晚榮骨頭酥軟,二小姐年紀雖小,但論起勾引我的本事,卻是第一流的。我要是真闖進去了,那也不是我的錯,是你這妮子勾起的火。  兩位小姐脫光了衣衫,浸泡在木桶裡,通透地水汽濕潤了面頰,渾身一陣酥軟舒爽。  大小姐雪膚玉胸,晶瑩剔透,在水霧中便像一個赤裸的玉美人。  蕭玉若身姿高挑娉婷,蕭玉霜身材嬌俏可人,同母所出的姐妹二人臉型相近,冰肌雪膚,滑膩細緻,素白水嫩,毫無瑕疵。  這嬌豔如花的姐妹二人,一個嬌憨純潔,一個成熟羞澀,雖是一母同胞,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風韻。  姐妹兩人身材勻稱,柔美嬌軀曲線玲瓏,沒有多餘贅肉,特別是蕭玉霜,身材嬌小,但是又不是那種瘦可見骨的樣子,反而肉光致致,前凸後翹。  蕭玉霜胸前在林三的不斷按摩下,日益壯大,潛力無限;蕭玉若則是,兩隻玉峰渾圓高聳,圓潤秀挺,美不勝收。大小姐的玉乳就是大,不愧是大小姐。  玉霜目光在姐姐胸前流連了一陣,眼中閃過一絲羨慕,說道:「姐姐,你那裡的好大,我想想摸摸,就想小時候那樣。 」  大小姐臉色一紅,嗔怪道:「玉霜,你現在也不小了,怎麼還是小孩子性情呢? 」  二小姐委屈道:「姐姐,人家再怎麼大,也是你的妹妹。我們小時候經常一起洗澡,一起玩耍的。這段時間都沒有這樣過了,難得現在有機會。姐姐,是不是不要玉霜了。 」  說著就要哭鼻子,蕭玉若不禁肝腸寸斷,想起來,也是的,以前兩姐妹毫無顧忌,經常打鬧。但自從林三來之後,姐妹兩人就經歷了很多事情,兩人相處在一起的時間變少了很多,交心時候少了。  隨即安慰道:「玉霜,別哭,你要摸,就摸,我們還是像小時候那樣,姐姐疼你。 」  玉霜破涕為笑,輕輕伸出手來,在姐姐比自己大的胸部上撫摸上去。  蕭玉若雙乳聳立,經過玉霜輕輕撫摸時,發出粉紅色光澤的蓓蕾開始勃起,那陣陣的痙攣,好被火燃燒的一般。  二小姐作弄大小姐,使出林三以往在自己身上作怪的手法,輕輕撩撥誘人的乳珠。  蕭玉若乳珠感到陣陣酥麻,一股奇怪的感覺傳遍全身,俏臉在水幕中漲紅,伸出芊芊玉手,也摸上妹妹的椒乳,感覺比以前大了不少,笑道:「玉霜啊,你的也發育了不少了。以後你就自己摸自己的就行了。 」  聽到姐姐的調笑,玉霜強忍羞意,突然鼓起勇氣,湊到大小姐耳邊,嬌羞不堪的說了幾句。蕭玉若聽得臉色通紅,怒道:「他這壞蛋,再敢如此作踐你,我去找他拼命。 」  二小姐臉色羞紅,輕道:「不是這樣的,他說按摩是為了促進我發育,還說將來我的會長得比姐姐的還大。 」  大小姐聽不下去了,臉色血紅,纖纖玉手在桶裡猛地一拍,水花四濺,她狠狠道:「氣死我了,這個壞東西,死東西,沒良心的東西。」  二小姐嗯了一聲道:「他就是這麼壞。姐姐,方才他說在外面守護我們,卻怎麼不見動靜呢,莫不是躲在哪裡偷看? 」  大小姐啊的一聲驚叫,急忙雙手護住胸前,想起那人的「惡行」,監守自盜絕對是他的強項。大小姐緊張地四周打量起來,窗戶,門縫,天窗屋頂,處處都是完好,未見那個可惡的人影。  林晚榮將耳朵貼在窗戶邊凝聽,眉頭一皺,無奈搖頭,大小姐,你太小看我了,偷窺這種沒品味的事,我林三怎麼幹的出來,偷心才是王道。 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林晚榮住在房間裡,不料安碧如找上門來,和他說起師門相鬥的往事。  並且準備要林三去做一件刺激的事情,在談判交換條件中。  他嘻嘻一笑正要答話,卻見安碧如眉頭一皺,輕聲道:「有人來了……」  林晚榮凝神聽去。走廊傳來一陣細碎的腳步聲,聽著似是一個女子。這女子似乎是特意壓輕了腳步走路,若不仔細凝聽,根本就感覺不到。  「誰……」安碧如眼珠一轉,臉上一絲狡黠,忽然開口問道。  那窗外女子愣了一下,似乎是沒想到裡面竟會傳出女子聲音。她咬咬牙,捏緊了拳頭,怒哼道:「你又是誰?」  「咯咯。我是林三的相好……」安碧如媚笑著望了林晚榮一眼道。  「你瘋啦?」林晚榮嚇了一跳,急急拉住安姐姐,手掌一下摀住她的櫻桃小口:「奶奶的,你想害我麼,這是大小姐。小心我將你先殺姦,奸了再殺,殺了再姦……看什麼看,沒被姦過吧? 」  安碧如眼晴眨了眨,長長的睫毛微微一抖,臉上泛起一抹奇異的粉紅,櫻桃小口輕啟,一陣如蘭似麝的芳香便傳入他鼻孔:「你怕她麼?那可更好了」你答應我便罷,不答應我……救命啊,大小姐救……」  我日你,林晚榮大手猛地一下摀住她小口,將她身體往牆上狠狠一壓。兩個人便緊緊靠在一起。  「我警告你啊,我想做什麼事,沒有人可以強迫我,你不要自作聰明,我他媽的可是什麼事都能幹的出來的。 」他目露猙擰,凶神惡煞地說道。  安姐姐小嘴急喘,吐出的芳香氣息噴在手掌之上,卻是癢在他心裡。林晚榮一隻腿頂住她修長圓潤的玉腿,身體緊貼在她身上,兩人面對面相望著。  安碧如掙紮了幾下。眼中流露出一絲驚恐,豐滿的酥胸急劇起伏。似是一個少不更事的小丫頭般,惶急道:「你,你要做什麼,不要過來。」  娘的,你就裝吧,林晚榮對這安姐姐的媚術早有所知,對她楚楚可憐、弱不禁風的模樣完全無視,身體猛擠到她身前,望著她長長的睫毛,晶瑩的臉頰,冷笑道:「你不知道我要做什麼……」他大手迅即往她胸前摸去道:「這下你該知道了吧? 」  安碧如臉色大變,方要動手,林晚榮卻是比她更快,身體一傾,將她狠狠抵住,單掌已是就勢撫摸在她玉乳上。  林晚榮隔著的薄綢褻衣揉著她碩大柔軟的白皙玉峰,彷彿那團豐腴有著無比的吸力,令手掌深陷其中,無論怎麼揉捏都掙紮不開。  林晚榮的大手拼命揉搓擠壓,刺激得安碧如如遭電擊,一時間竟然大腦空白,只覺嬌柔娉婷的身子不住輕輕顫震,自己的身體有一股電流從酥胸上傳到全身,。  安碧如綿軟的豐腴間慢慢浮出一粒荳蔻般的突起,林晚榮的手隔著薄薄的錦綢褻衣,銷魂地感受到著那凸起櫻紅的蓓蕾,手感妙不可言。  電石火光間,只輕輕一摸,林晚榮頓時心裡一酥,這玉乳高挺豐滿,雖是隔著衣衫,卻仍能感受到那滑膩的彈性,似乎要將自己手掌都彈了回來。  安碧如武功高於他,但她未曾想到一向溫文的小弟弟會突然發難,而且一改之前的嬉笑模樣,下手如此之狠,一愣之下,竟被他得了手。  她臉上發白,急哼道:「你敢輕薄我,我要殺了你,哦……」  林晚榮將她雙手舉起高高壓住,整個人都撲倒在她身上,望著她如玉的臉頰,怒道:「仙兒整日叫喚著殺人,這便是你教的吧,既然你如此喜歡殺人,那我就先殺了你。 」  他怒目而視,眼中似有火焰,安碧如酥胸急喘,櫻桃小口時張時兮,美目中羞臊與怒火一起噴湧,兩個人你瞪住我,我瞪著你,誰也不肯相讓。  兩個人身體緊緊挨在一起,彼此都能聞到對方急促的呼吸,那火熱的氣息,讓兩個人心跳都加速了數倍。  大小姐在門外久未聽到動靜,又叫了聲道:「你是誰?快說話?你怎會在他房裡,林三,林三……」  屋內二人緊貼在一起,林晚榮握住那潔白皓腕,感受著胸前那柔軟而細嫩的兩點,望著那潔白無暇的玉臉秀頸漸漸的染上一層粉色,空氣中頓時瀰漫起一絲旖旎的氣息。那成熟的女子芳香,一陣陣的傳入鼻孔,讓他心跳加速了無數倍。  兩個人緊觸的大腿上都是汗珠,濕答答地粘在一起。安姐姐身材修長,又是習武之人,雙腿緊繃有力,彈力十足,這一番觸摸,讓人心曠神怡,林晚榮又往她腿上靠了靠,舒服地輕哼了一聲。  安碧如臉頰通紅,瓊鼻上沁出一層淡淡的汗珠,眼中水濛濛的,鮮紅小口急喘道:「你,你不要這樣,我可是仙兒的師傅……」  不說這句還好,話一說完,林晚榮便覺鼻中似是著了火般,渾身火辣辣的,急吞了口口水道:「你是仙兒的師傅,我是仙兒的相公……」  「嚶……」安碧如臉色紅如血,心裡生出一陣奇怪的滋味,似是衝破禁忌的感覺,饒是她武功高強,卻也暗中香汗涔涔,與林晚榮渾身大汗貼在一起,便似粘在一起的兩個濕人,心里頓時生出不一般的滋味。  林晚榮眼中射出熊熊火焰,緊緊抵住她圓潤光滑的玉腿。身體緩緩向前壓去。火熱的部分似是燃燒的火焰,緊貼住她小腹而下,將她衣裙形成一個褶皺,正頂在那嬌嫩之處。  「不要……」安碧如似乎忘了自己是一個會武功的女子,嬌軀緊扭。急聲輕叫,媚眼絲絲,高挺的酥胸劃出一道美妙的波浪,芳香小口吐出如蘭的氣??息,帶著陣陣的火熱打在他臉上。  真他媽爽到家了,林晚榮心裡暗叫一聲,這狐狸精簡直就是個熟透了的蜜桃,那成熟而渾圓的雙腿緊緊夾住自己,腹溝之下傳來柔滑繃緊的感覺,便像是新出水的嫩豆腐,雖是隔著一層薄衫,卻依然能感受那嬌嫩與脆弱,都到了這份上了,你還叫我不要,當老子是善男信女麼,一不做二不休,他微微向上一頂,二人同時一聲輕喘。  林晚榮那堅硬隨著他肌肉的繃緊迫了迫。這一迫頓時撩到了那最敏感的一點,安碧如只覺一陣酥癢的感覺傳來,妙不可言,喉嚨不受控制的嚶吟出聲。  「不要!」安碧如嬌吟一聲,心裡一陣發慌,雙腿下意識的用了點力夾緊。  腰際有了絲疼痛感,林晚榮身子又是一緊,下身不由自主的又迫了迫,這一次,動作大了許多,隱私的摩擦同時帶給兩人巨大的快感。  安碧如心裡更是發慌,雙手一摟,也不顧下身摩擦所帶來的快感,雙腿一夾就夾住了他的腰身,夾得緊緊的,似乎只有這樣就能讓他的下身不能再動彈一般。  安碧如雙腿緊夾腰身的動作直接令她的隱私大面積的碰觸到那堅硬,帶給林晚榮的是更刺激,更奇妙的快感,快感似電,下身有點不受控制的去接納她那沒有遮掩地迎合緊夾。  一下下那摩裟令安碧如身子發酥、發軟、那敏感處的撩撥令她情難自製,陣陣快感如潮水般卷來,那刺激而又滲入骨髓的美妙感覺令她回味,令她發狂,令她情不自禁。  安碧如心都要跳了出來,忽地在他肩上打了一拳,輕泣道:「你做什麼,不要欺負我,不要欺負我……」她此時已不是什麼白蓮教聖母,便是一個普通的受欺負的女子,打這兩拳自然不在話下。  汗。我這是在做什麼,望見安碧如眼角的淚珠。林晚榮頓時清醒了許多,老子一向不玩強暴遊戲的。  「林三,你在不在裡面,我要進來了……」  林晚榮一驚,急忙道:「不要進來……」  他急急要與安碧如分開,安姐姐哼了一聲,卻是一下摟住他脖子,媚笑道:「怎地,不敢繼續了麼?」  「我日,你幹什麼,放開我,放開我,救命啊,強暴啊……」他一聲還未喊完,便聽嘩啦一陣輕響,房門推開,大小姐手裡端著幾樣小菜,正要邁步進來,望見屋裡的情形,頓時臉色煞白,呆呆的愣在了那裡。  「這個,這個,大小姐,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樣……餵,你快放開我,放開我……大小姐,我是被逼的……」  嘩啦一陣脆響,蕭玉若手裡的杯盞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,精美的菜餚撒了一地,她呆呆望了林晚榮一眼,淚珠盈滿眼眶,忽地轉身,拔腳就往外跑去。  「大小姐,大小姐……」林晚榮急叫幾聲」但蕭玉若性子執拗,哪里肯聽他呼喊,三兩下之間,早已跑得不見人影。  安碧如笑嘻嘻鬆開環在他脖子的手臂,笑道:「好了,她走了,你可以放心去辦我們的事了! 」  林晚榮哼了一聲,懶得理她,拔腳就要去尋大小姐,安碧如急忙拉住他道:「你要去哪裡?」  林晚榮冷冷道:「把你的手放開,否則我真的不敢保證我會做出什麼。」  安碧如只見他平日嘻嘻哈哈,哪裡見過他如此冰冷的樣子,只覺眼前這個人並非是自己所熟識的那個小弟弟,也不知怎的,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懼意,悻悻松開他胳膊道,輕道:「這麼兇做什麼,是她自己跑的,我又沒拿棒子攆她。」  媽的,這妖精還是不是人了,這種話都能說出來,算了,算了,老子管不了你,也懶得管,他心裡煩透了,又惦念著蕭玉若那丫頭也不知會做些什麼蠢事,便懶得管這安碧如,腳下步伐一邁,就要出門而去。  安碧如見了他神情,忽然微微一嘆道:「罷了,罷了,我本就是低賤的苗女,又是行事不擇手段的妖女,被人這般欺負了,也是活該,你快去尋你那蕭大小姐回來吧。 」  她說話間,眼光卻是輕輕瞥他,只見他似乎沒聽見自己話般,腳步極快,三兩下便出門而去了。  他就這麼走了?安碧如呆立了半晌,忽地臉頰暈紅,吃吃笑道:「小壞蛋,軟硬都不吃,佔了便宜就跑,還真是一副好性格! 」  林晚榮在湖邊尋找到大小姐,而大小姐還在鬧情緒中。  想起從前的零零總總,從初次相遇她要杖責自己,到後來的內衣研製、香水製作,在白蓮教中的生死相隨,蘇堤之畔的妙解姻緣,送他從軍時的細語軟慰,經歷的一切,便如過電影一般在林晚榮腦海裡浮現……這丫頭對我真的不錯啊!  他嘆了口氣,平日的伶牙俐齒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,見蕭玉若哭得悲痛,也不知道該從哪里安慰才好:」大小姐,你別哭了,我,我有點冷。 」  蕭玉若憶起與他相識以來的種種經歷,只覺得自己便似中了魔咒般,一步步踏入陷阱無法自拔,聽見他開口說話,想要笑卻又不知不覺淒泣出聲道:「凍死你才好,我也不想活了……」  林晚榮慘道:「不用凍死這麼麻煩,我這就死上一回。」  他話說完,便如一塊捆綁的石頭般,漸漸的沒入水里。下巴,鼻樑,額頭一樣樣的消失不見,直到連最後一絲頭髮也看不見了。  「那你就去死!」大小姐憤恨的撿起一塊小石頭,扔進湖里,砸出一個水花,與林三消失的那水花緩緩重疊在一起,漸漸消逝。  蕭玉若看他不見了人影,也懶得去管,嚶嚶哭泣了兩聲,委屈似乎少了些,心情稍微平復,頓覺情形有些不對了。  細雨灑在湖面上,湖水平靜的便如一面鏡子,連一個水花都泛不起,那林三的身影卻如這潤物的春雨一般,落入水中,便不見了。  大小姐心裡慌了一慌,想起他平時的作為,今日似乎有些不一樣了,莫非是自己那幾句話真的讓他傷心了,他才……  大小姐不敢想下去了,停住哭泣,嗓音微顫道:「餵……」  湖面平靜,聽不見一絲響動,她這一聲便如春雨般輕柔,卻又清晰的落回她自己耳中,竟無絲毫雜音。  「餵,你在哪裡……」她心裡慌亂一陣,聲音加大了些,嬌聲喊道。湖中安安靜靜,細雨的沙沙聲落在她耳中,如此真切。  眼見著時間越來越長,她頓時慌了神,急忙大聲道:「林三,林三,你在哪裡,你要不出來,我就再也不理你了……你快出來! 」  水面一片死寂,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,她臉色頓時一片煞白,鮮豔的紅唇微微顫抖,淚珠簌簌落下,泣道:「林三,你這個笨蛋,你這個笨蛋,我恨死你了,你死了,我也不活了……」  她言語一畢,雙眼一閉,便從岸邊向湖中跳了下去。  「嘩啦」一陣輕響,水中竄出一個矯健的身影,卻正好接住她下落的身形,將她抱入了懷中。  大小姐嚇的啊地尖叫一聲,只覺身體落入了一個濕漉漉的懷抱,那胸膛卻是滾燙的。  林晚榮抱住她走到岸邊,嘻嘻笑道:「大小姐,我下去捉魚兒去了,你這是要做什麼? 」  大小姐呆呆愣了半晌,忽然哇地一聲大哭起來,拳頭重重砸在他胸膛上道:「你這壞蛋,你這該死的人,我恨你,恨你,我叫你嚇唬我,我不想活了,嗚……」  林晚榮將她抱緊靠在樹幹上,輕輕道:「大小姐,你看著我……」  蕭玉若抬頭瞥他一眼,見他眼神炯炯望著自己,眼中閃著炙熱的火焰,也不知怎的,心中一顫,急急道:「看你做什麼!我就不看!你,你要做什麼……」  望著那漸漸逼近自己的臉頰,大小姐渾身急劇顫抖,心臟加速跳動,雖是被他濕漉漉地摟在懷裡,身上卻是陣陣地發熱:「你,不要……」  一張火熱的大嘴覆蓋在她櫻桃小口上,雙唇相觸帶著湖水的清涼感覺,卻讓她頭腦中轟的一陣輕響,心臟都跳了出來,知覺頓時失去了幾分。  你……嗚……壞蛋……」大小姐淚珠兒簌簌滴落下來,拼命地一陣掙紮,想要逃脫開去,卻被他鐵鉗似的雙臂緊緊環住,一下也動彈不得。  感覺他身上的濕衣緊緊貼住白己嬌軀,她渾身陣陣滾燙,想起與他的種種故事,大小姐心裡一軟,淚水流地更快,卻緊緊摟住了他的腰肢,再也不肯鬆開。  品嚐著那嬌美的香醇,林晚榮也不去想其他事情,,將懷中這柔弱的女子緊緊抱起。用自己的體溫去溫暖她。雖是冬天,兩個人卻像兩團燃燒的火般融化在一起。  感覺到懷中玉人吻技的生疏,林晚榮伸出大舌,引導她火紅的小舌與自己糾纏在一起,品嚐她小口里芬芳的香津。淚珠沾滿了兩人的臉頰,蕭玉若再也回不到冰冷時刻,心似在雲中飄飄蕩盪。時起時落,悲喜交加。她羞澀而又生疏地回應著他的吻,一種前所未有的甜蜜感覺充盈心頭,雖是渾身盡濕,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,直希望時間停留在這一刻。  林晚榮感覺靈魂深處所有的慾火狂潮都被灼熱的濕吻點燃,堅硬的隔著幾層障礙物緊緊頂住大小姐的小腹。  蕭玉若感覺到一根硬邦邦的硬物頂著自己嬌嫩的私處,心中驀然明白是什麼來的,雙頰通紅,芳心如酥,融化在林三的懷裡,沈迷於這個旖旎的氣氛中。  情不禁地抱著林三更緊,兩人下身敏感部位在親密隔著衣物摩擦,傳來絲絲熱氣。  這一個法國濕吻終以林晚榮的全勝而告終。在他無休無盡地索取下,別說是大小姐這樣的弱女子,便是安姐姐那樣的媚狐狸也抵擋不住。  緩緩而又戀戀不捨的離開大小姐那嬌嫩的紅唇,林晚榮意猶未盡地舔舔嘴唇道:「香甜可口,大小姐,以後這美味被我包了。」  蕭玉若羞得臉色通紅,埋在他懷裡不敢抬起頭來,狠狠打他一下道:「你這死人,生下來便是來欺負我的,我恨你! 」  林晚榮低頭一瞧,忽然看到大小姐胸前兩點紅色粉嫩蓓蕾凸起,濕透得衣服把飽滿酥胸的形狀完美地勾勒出來,真是要人命,下體漲硬起來,往前一頂,都要撐破褲子。  大小姐感覺到自己的敏感私處有一個硬硬地東西頂住,芳心一亂,久久不敢抬頭。  林晚榮呼吸急速,賊兮兮地道:「大小姐,今天我算是飽眼福了。感謝老天,下了這麼一場雨。 」  蕭玉若一愣,見了他色瞇瞇的目光在自己胸口停留,低頭一看自己的身子,只見那被雨水淋濕的白色薄衫正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身上,將她那玲瓏有致地身段完美地展現出來。更要命的是,衣服上那兩點此刻也清晰可見。飽滿酥胸隨著呼吸在不斷起伏,峰巒如聚,無比誘人。  蕭玉若臉紅得更厲害了,她又輕輕打他一下,呸了一聲,道:「大壞蛋,大色狼,不準看! 」  林晚榮直勾勾的看著萬種風情的蕭玉若,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,色迷迷的道:「大小姐,你真美!」  蕭玉若嫵媚地瞟了林晚榮一眼,輕笑道:「林三,我真的美嗎?」  林晚榮連忙一臉嚴肅地道:「大小姐美得冒泡了,大小姐美若天仙,大小姐是我的寶貝。來,再親一個。 」  「討厭,林三,壞死了,那麼肉麻。」大小姐羞喜交加,粉拳輕輕打在林三身上。  蕭玉若看他一眼,忽然羞澀道:「林三,以後,你不要叫我大小姐了。」  林晚榮驚道:「不叫大小姐?難道要叫心肝寶貝?這主意不錯。」  大小姐急急打他一下,臉紅嗔道:「喊什麼心肝……嚇死個人了,你就不能稱呼別的?我那閨名你又不是不知道? 」  唉,還是喊大小姐好啊,不僅刺激,還有成就感,他微微一笑道:「這樣吧,人前我就叫你大小姐,沒有人的時候麼,我就叫你玉若心肝,怎麼樣? 」  「瘋言瘋語,懶得與你說話。」大小姐羞得急急遁走,林晚榮哈哈一笑道:「女菩薩,前面有妖怪,貧僧來與你引路!」  兩個人嬉鬧一陣,卻是前所未有的解脫與開心,大小姐心願得償,便任由他拉著小手往回走去,反正眼下天黑風高,誰也看不清。看著大小姐甜美的笑容,林晚榮無奈感嘆,老子這情場還要歷練啊,如果錯過了玉若,那真的是終身遺憾。

本站由:[極品家丁-穿越者] www.dyxxoo.com 提供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返回首页